首页www.809.bet › 六千年前发出在温州的一件的事,合符晋州

六千年前发出在温州的一件的事,合符晋州

发布时间: 2009/5/5 15:50:23 被阅览数: 次

炎黄会盟——徐水釜山合符考

河北徐水釜山文化研究会——这一由河北企业家孙大午创办的民间组织,经过文献研究和实地考察,初步认为徐水釜山很可能就是黄帝“合符釜山”之地。
这一由民间学术团体研究的成果,吸引了国家文物局原局长张文彬、曾任“夏商周断代工程”项目首席科学家的李伯谦教授等一批考古学家、历史学家和文物专家的关注。不久前,专家们专门就此项研究进行座谈,并引出有关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如何广泛吸收民间力量参与、古代文明研究如何接续中华民族的文化记忆的话题。
历史迷雾中的“合符釜山”
“合符釜山”源自《史记》的有关记载。司马迁在《史记》全书第一篇《五帝本纪》中记载,黄帝曾“合符釜山”。据历史学家介绍,符又称符节、符信,多以竹、木、兽皮、玉、骨等为材料,制成后一分为二,供持有者双方相互印证,也就是“合符”。“合符”是我国流传久远的一项合盟信物制度,在文字发明之前常用于重大政治、行政、庆典、军事等活动。釜山是黄帝与各部族代表合符之地,即统一符契、共同结盟的地方。此后,华夏民族大小部落联合于黄帝麾下,开创了中华五千年文明史。
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国家文物局原局长张文彬说,“合符釜山”是中华民族历史上的一个重大转折点,自此古代部落形成部落联盟,走向了民族的融合、统一,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有重要作用。
也有专家认为,釜山是我国大统一的开端之地,是中华民族的发祥之源。
正因如此,确定釜山的具体位置,揭开历史之谜,一直是众多专家学者和民间力量努力的方向。
可是《史记》记载的“合符釜山”到底在哪里?多年来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史籍中记录的釜山有多处,包括:河南灵宝的“釜山”,山西高平的“釜山”,河北涿鹿的“釜山”,涞水的“釜山”和徐水的“釜山”。

《史记·五帝本纪》载,黄帝曾“北逐荤粥,合符釜山”。

图片 1
图片 2
分享: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

徐水釜山,山形如釜,俗称锅顶山,位于河北省徐水县城西北22.5公里处。西、北、南三面山势较陡,东坡较缓,面积约2平方公里,海拔290米。山上遗迹众多,有轩辕黄帝庙基址、围墙基址、黄帝台、黄帝泉、古井、古碑等,荒草凄籁,残垣逶迤,三块残损的古碑兀立山顶。釜山下有四个村庄都以釜山为名,分别为南釜山、北釜山、东釜山、西釜山。釜山乡人口万余人,大部分住在釜山村。

近年来,一个由民间人士组成的考察组,以徐水文物挖掘为依据,以史书记载为脉络,以当地民俗传颂为佐证,充分证实了徐水釜山正是五千年前炎黄会盟“画龙合符”之地。

一、史料参证

徐水,旧称安肃、武遂。

《资治通鉴》注:“黄帝合符釜山为武遂之釜山。”

《通鉴纂要》(《炎黄汇典·方志卷》)载:“釜山在安肃县。”

《辞海》述:“合符台在徐水西。”

图片 3
展开剩余92%

《保定府志.卷十八》载:“釜山在安肃县,黄帝朝诸候合符于釜山,即此。”

《名胜志》载:“釜山在安肃县西四十里。”

清嘉庆十三年《安肃县志·卷九》载:“釜山符合,在县西四十五里,状类釜,黄帝朝诸侯合符于此,今为八景之一。”

民国三十二年《徐水县新志·卷十》载:“轩辕氏巡方问俗,登釜山会诸侯,合符示信徐水西。釜山顶上有黄帝台,遗迹犹存。”

《炎黄汇典》记载清朝文人王余佑文:“釜山,黄帝会诸侯合符之所,万古胜迹,不可不临眺。”

图片 4

二、考古发掘

黄帝庙遗址位于徐水釜山之巅,相传舜帝为纪念黄帝而建。该庙因人为、雷击、山火、战争等诸多因素,屡建屡毁达十余次,可谓历尽沧桑。

2008年9月20日至10月15日,河北省文物研究所考古队对釜山山顶古庙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

根据河北省文物研究所出具的《徐水县釜山古庙遗址考古试掘工作报告》述:“清嘉庆十三年修订的《安肃县志》记载‘釜山符合在县西四十五里状类釜黄帝朝诸侯合符于此山顶上……’这次发掘,不仅在顶层院落填土中发现唐代黄釉瓷钵残片、金元时期白底黑花瓷片,还挖掘出先商时代距今3500年的绳纹陶片。

图片 5

另外,在清理庙基时,从一米以下的乱石中发现一残碑,可辨文字有:‘黄帝时诸侯合符即……最著龙之先……’此碑年代不详,但从出土的压在庙基下作为基石的明崇祯时期的残碑推测,釜山古庙始建年代应早于明晚期。由于古庙遗址被后来的圣母庙所覆盖,为了不破坏圣母庙遗址,此次考古没有深入发掘。”

图片 6

目前,已经考古发现的徐水县各个时期的古文化遗存多达46处,且在时代上没有大的缺环。1986年全国第二次文物普查时,在釜山周边发现了一批上古文化遗址,《徐水文物志》、《徐水文史资料》均对此进行收录,并由县文保所建立了文物普查档案。

1986年5月,在釜山正东约10公里处的南庄头村北,发现了一处上古文化遗址。1987年8月,北京大学考古系对南庄头遗址进行了试掘,认定该遗址“下文化层的年代距今9700—10500年左右,是一处我国目前已知的最早的新石器时代人类文化遗存。

在釜山周边发现的文村、金家坟、遂城、瀑河等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和夏家店下层文化遗址,属新石器时代中晚期及北方青铜时代早期的文化遗址,距今有5000年~3000年左右的历史,大致相当于五帝时代。徐水县文管所收集的以南庄头遗址为代表的上古文化遗存,是研究我国家畜、陶瓷、粮食起源这三大课题的重要依据。

图片 7

1978年,考古工作者在发掘南釜山汉墓时,出土了一批画像石刻。这批画像石刻完全以珍禽异兽为题材,有当时极受崇拜的四种神灵:青龙、白虎、朱雀、玄武,也有汉画中罕见的凤凰、毕方、鸟头兽,飞狐等。其中的毕方之鸟是黄帝的神游侍者,青龙和现在的“中国龙”尚有很大差别,但它展示的独特形象已经包含了中华文明中无数奇妙的华彩。

2006年5至8月,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南水北调考古队对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所穿越的南、北釜山墓地进行了发掘保护工作,取得了重要的考古成果。南、北釜山墓地位于徐水县东釜山乡,此次发掘的总面积为3000平方米,共清理墓葬47座。出土的随葬器物有陶器、瓷器、银器、铜器、铁器等共500余件,年代跨越汉、唐、宋辽、明清四个主要时期。我们可以想见当时当地的繁华富庶,也足见在两千多年前的汉代,当司马迁撰写《史记》时,釜山周边已有大量居民在此繁衍生息,釜山之名已经确切存在。

早在1978年,原徐水县政协副主席靳凤云先生在釜山崖洞发现了109个古文字。研究发现,釜山崖刻和出土的史前器物上的符号有相同的,与早期青铜器上的刻划符号也有类同。说明釜山崖刻不仅继承了仰韶文化时期的新石器时代的特点,同时又发展到青铜器时代,它的传承是不间断的,有头有尾。初步推断,这些刻划符号上限是公元前5000多年,下限是先商时期,大致相当于黄帝“合符”年代。

三、历史地理

“派出昆仑五色流,一支黄浊贯神州。”黄河,美丽古老的母亲河,它以中华古文明的发祥地、中华民族的摇篮著称于世,也以频频改道、洪流泛滥的变迁史融入一个民族的深沉记忆。

在上万年的黄河文明史上,逐水草而居的中华初祖,曾在大河两岸留下众多的文化现象。一代代历史地理学者苦苦追索,史书中最早记载的黄河故道究竟在哪里?

1975年,被誉为“文化神州”的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在《山海经》中找出了一条经流凿凿可考的黄河故道——“山经河”。

“山经河”出孟津小浪底沿太行山东麓折向东北,途经今安阳、邯郸,经深州、高阳、徐水,经安新、霸州东流至天津北部汇入渤海。“山经河”经流图显示,黄河故道在徐水境内釜山脚下折了一个近乎90度的急转弯,掉头东去,给我们留下了众多历史的遗迹。

图片 8

地理、地质资料证实,黄河故道曾沿太行东麓深达3000米的大峡谷,北流至釜山脚下,折向东去。1985—1986年的文物普查工作证实,各个时期的文化遗址几乎遍布釜山周边,即古黄河故道沿岸。《山海经》考证地图“北次三经路线图”显示,轩辕山在保定瀑河南岸,与徐水釜山地理位置相符。

“釜山合符”,应该说是一种黄河文化现象,是中华大地百万年的文化根系,在釜山脚下催生出的5000年文明的曙光。

图片 9

四、民俗传说

关于釜山合符,釜山及周边地区至今流传着许多民间传说故事。原徐水县政协副主席靳凤云编著的《揽胜徐水景更奇》收录了有关釜山的民间传说故事;徐水乡贤杨忠林先生曾收集当地流传的民间故事撰成《釜阳及周边逸闻录》一书,其中很大篇幅皆与炎帝、黄帝、蚩尤等上古部族首领有关。

传说釜山合符乃“画龙合符”,即上古各部族先民截取自己部族图腾中的典型特征画在一起,作为新的统一图腾、共认的符契,标志着以后不再争战。这一新图腾上,举凡空中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都有所体现,十分怪异,是一个凶禽猛兽的集合体,没有人能叫出它的名字。当时先民们用竹子编制成笼子,用来装东西、关飞禽走兽等猎物,既然这个新图腾囊括了各部族图腾的特征,不妨就叫它“笼子”,后演化成“龙”。

图片 10

在漫长的历史时期里,釜山的山主一直是龙姓,龙姓在釜山是大户。乾隆13年重修山顶黄帝庙时所需费用,主要由龙姓几家大户筹集。至今,釜山下的几个村庄里,还有许多姓龙的人家。

1978年、1981年在南釜山墓群中先后出土的汉墓画像石刻上有青龙的形象,长嘴利齿,吻部生须,头上长角,曲颈兽身,尾巴曲长上翘,背上还有一对角质的翅膀,也叫乘黄。

图片 11

黄帝是母系社会向父系社会过渡的典型代表。相传黄帝在打败炎帝、杀死蚩尤,取得绝对权威之后,没有把自己部落的图腾强加于众部族,而是画龙合符,以龙的独特形象,超越血缘和地缘的关系,标志出一种“各部落共存、多民族共生”的文化精神,彰显了一种和谐的政治理想。中华民族亘古不移的强大的文化认同感和凝聚力,自画龙合符始。

从历史上看,“画龙合符”之后有千年之久,没有发生大的战争。上古各部族先民通过“画龙合符”,将一种政治智慧上升为一种文化精神、一种普世价值。中华民族从此拥有了统一的“龙”的图腾,中国被称为“东方巨龙”,中华儿女则被称为“炎黄子孙”和“龙的传人”。

人们世世代代口耳相传的关于上古历史文化的民间传说,隐现着模糊的历史投影。传说,黄帝在釜山合符前,先是经过阪泉之战征服炎帝,并在釜山西侧北合庄村与炎帝握手言和,北合庄村因此得名,至今北合庄村边尚有北合台遗迹;后又通过涿鹿之战擒杀蚩尤,收编了蚩尤残部,釜山东南有一红土山相传为“蚩尤冢”。

图片 12

梁代任昉《述异记》记录了南北朝时代华北汉族人民祭“蚩尤神”的情况:“今冀州有乐名蚩尤戏,其民两两三三,头戴牛角而相抵。汉造角觝,盖其遗制也。”蚩尤戏当地人也叫“五神捉蚩鬼”。

釜山山腰传为嫘祖的蚕姑奶奶庙及釜山山顶以及山顶附近的黄帝合符台、轩辕黄帝庙、黄帝崖、黄帝洞、黄帝泉、轩辕坟等遗迹均有优美传说。

五、专家评论

2008年5月29日,“黄河·釜山历史文化座谈会”在河北徐水大午集团召开。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李伯谦教授,北京大学著名科技考古专家原思训教授,北京大学图书馆古籍善本室主任张玉范教授以及保定市考古专家和釜山文化研究会成员参加了座谈。

5月30日,年逾古稀的李伯谦、张玉范教授一行到釜山实地考察。李伯谦、张玉范教授逐一考察了轩辕黄帝庙基址、黄帝台、黄帝泉、围墙、古井、古碑等遗迹。在详细考察了釜山遗迹中的三道围墙后,李伯谦教授指出,这种工程就地取材,为古代传统的干打垒式建筑风格。从宽大的墙基和部分墙体看,属于古代战争中的防御体系,纯用山石垒砌,而山石已没有尖利棱角,坍塌残缺程度较为严重,可见建造年代甚为久远;在釜山山顶,李伯谦教授仔细考察了三块残缺剥蚀的石碑,从石料使用和损毁程度看,立石年代不一,时间跨越大。经考证,确定最晚的一通古碑为乾隆十三年所立。

图片 13

站在山顶庙基上,李伯谦教授感慨地说:“釜山有这么多的历史文化遗迹,非常罕见,极具保护价值。”

2008年9月28日,釜山合符文化研讨会在大午温泉度假村召开。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原国家文物局局长张文彬,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李伯谦以及北京师范大学哲学与社会学院副院长程光泉等领导专家150余人应邀参加。《光明日报》、《新华社内参》、《中国文物报》以及河北省、市、县各级媒体予以跟踪报道。

图片 14

张文彬先生说,合符釜山用今天的话来讲就是历史的重大转折点。这种由一个部族建成一个部落的联盟,实际上是一个民族的融合、统一,对中华民族的形成和发展起着极为重大的作用。

李伯谦教授说:“在十七大报告中特别提到文化事业要大发展、大繁荣,这都是贯彻科学发展观的很重要的举措。作为徐水县来讲,我们有这么多的文物古迹,如果我们早十几年着手的话,可能奥运会火炬的传递就是从徐水釜山开始的。”

程光泉教授认为,釜山文化的研究有利于接续民族记忆。在全球化的时代,如果一个民族没有自己的历史脉络和特点,就会被时代淹没,“要想增强中华民族的凝聚力,一个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接续我们的民族记忆。”

2009年10月15日,由河北省历史文化研究发展促进会主办、徐水釜山文化研究会承办的“河北省黄河·釜山文化研讨会”在徐水大午温泉度假村召开。来自国家、省、市各级领导和考古专家、历史学家、文物专家以及媒体记者200余人参加研讨,对徐水釜山文化研究会发布的“十大研究成果”进行了充分论证并给予肯定。

中国考古学会会长、故宫博物院原院长张忠培先生到会。张忠培先生参加这次会议,他说这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会议。

图片 15

李伯谦教授是第三次参加研讨会。李伯谦教授说:“我写了几句话,心潮澎湃朝釜山,合符始开新纪元。黄帝功业传千古,继往开来谱新篇。我上次来没敢说这话,当然第一次更没有,这次能够说这几句话不是随便说的。我的想法是设立一个“合符节”。

河北省历史文化研究发展促进会名誉会长、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李月辉在发言中指出:“黄帝合符的釜山就是徐水的釜山。”

张文彬先生是第二次参加研讨会。张文彬先生说:“我们现在既然确定釜山是黄帝合符的地方,黄帝在这里有重要活动,并且发生过重大的历史事件,我们何不举行一些制度性、礼仪性的祭奠活动?”

六、结论

河北徐水的釜山可谓“山有其形,地有其名,史有所载,物有所证,民有所诵,专家有评”,经得起推敲和考证。以黄帝合符为核心的大釜山文化圈,呈现出独特而丰富的历史文化特征。大量资料证实,釜山合符是唯一的,徐水釜山及周边地区是黄帝及其后人的主要活动区域。釜山合符为中华统一和华夏民族的融合奠定了初步基础,是古黄河文化现象。合符文化作为中华民族大一统的雏形思想,是弥足珍贵的历史文化遗产。釜山合符的文化理念,是中华民族对世界文明的伟大贡献。

图片 16

釜山合符,是中国历史上一座重要的里程碑,标志着作为中华民族前身的华夏族的基础初步奠定,中华民族雏形初现。上古各大部族经由釜山合符,完成了初步的融合,黄帝也由部落首领一跃而为部落联盟的首领,成了诸侯共主、万国宾从的天子,带领先民们结束了游牧或半游牧的历史,进入了定居农耕、驯养家畜的时代。诸如家庭、姓氏的起源,以及养蚕、舟车、文字、音律、医学、算术等,都创始于黄帝时期,黄帝由此成为中华民族共同的人文初祖。所以,釜山是中华大一统的开端之所,是开创中华五千年文明史的奠基之地,是中华民族的发祥之源。

“炎黄文明五千载,釜山合符定中华”,釜山合符开创了中国历史的新纪元,中华文明五千年从徐水釜山走来!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中国赌博合法网站 http://www.muzuchitel.com/?p=519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