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回眸 › 史海钩沉之开国第叁上校萧克的前生今生,毛泽东为啥要说萧克授新秀衔也

史海钩沉之开国第叁上校萧克的前生今生,毛泽东为啥要说萧克授新秀衔也

一九五五年,中国人民解放军开始实行军衔制度,时年授上将军衔五十五人,一九五六年和一九五八年各补授一人。前十名上将名序排列依次是:萧克、李达、张宗逊、李克农、王震、许世友、邓华、彭绍辉、张爱萍、杨成武。虽然萧克名列第一,但当时很多人认为按照萧克的资历和功勋授予上将军衔是委屈他了,为他抱不平。萧克是井冈山斗争时期红四军的师长,后任红六军团军团长、红二方面军副总指挥。抗日战争时期任120师副师长,当时的师长是贺龙;后任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当时的司令员兼政委是聂荣臻。解放战争时期任华北军区副司令员、第四野战军参谋长,当时的四野司令员是林彪。实事求是地说,萧克在三个革命时期担任过的职务不逊于任何一员大将。

1955年,中国人民解放军正式开始实行军衔制,在第一次大授衔时,共授予元帅军衔10人,大将军衔10人,上将军衔55人(后又补授2人),在这些开国将帅中,排在上将军衔第一位的就是今天将要回顾和探讨的萧克上将。

图片 1

按道理说,能够被授予上将军衔,而且是开国第一上将,应该是至高无上的荣誉了,但稍加研究萧克的履历,不难发现,开国第一上将的位置,对于萧克来说,还是显得太委屈了。

面对那么多的开国元勋,毛泽东主席说到,萧克授的是上将军衔,大将没什么可说的,上将更没什么可争的了。对此,萧克坦然地说,很多的战友为了新中国的诞生在战争中都牺牲了,我早该打死了,评不评衔,评什么都行。并随兴谈起了一段古人佳话:东汉大将冯异是光武帝时期的开国大将,战场上,勇不可挡,功勋卓著,但他为人谦和,每到将军们聚会论功时,他都会躲到一旁的大树下,从不参与争论,由此东汉军中都称他为"大树将军",我们共产党人,难道还不如古人吗?萧克宽广的胸怀和高风亮节,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萧克,1907—2008,湖南嘉禾人,和林彪同年出生,和林彪一样黄埔四期毕业,卒于2008年,是最后一位去世的红军时期我军高级将领(在开国上将以上军衔中,吕正操是最后一位去世的,2009年,出身于张学良的东北军)。参加了北伐战争和南昌起义,红军时期,任红8军军长,红六军团军团长,这一时期的位置是和林彪(红4军军长、红一军团军团长)平起平座的。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受命带领红六军团率先西征,后于贺龙的红二军团会师,创建了川黔湘鄂苏区,此时贺龙是红二军团军团长,二人也算是平起平坐。1936年,根据中央指示,红二、红六军团合并为红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萧克任副总指挥。抗日战争爆发后,任120师副师长(师长是贺龙)、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员(司令员聂荣臻)等职。解放战争时期,最高军职是第四野战军参谋长(算是林彪、罗荣桓的直接下级)。

图片 2

盘点一下萧克的履历,横向比较一下。红军时期的军团长,除了战死的和转业地方的,都是元帅军衔;红一方面军副总指挥彭德怀是元帅、红四方面军副总指挥王树声是大将;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的三个主力师的正、副师长,除了萧克,都是元帅,旅长里都出了两个大将;就算解放战争时期,虽然萧克不受重用,但第四野战军参谋长的位置也是盖过黄克诚、罗瑞卿等人的,和谭政大将的第四野战军政治部主任也算是平起平坐的,更别说到了建过初期才担任省军区副司令的许光达大将。

萧克还有一个特点,那就是组织观念非常强,坚决服从党的安排,哪里需要就到哪里去,从未违拗过上级指示,哪怕是职务下调,这一点,一直被熟知他的人传为美谈。历史上,由于工作需要,他多次调动工作。长征时,他是红二方面军的副总指挥,后来31军军长生病了,要他去接替,他毫无怨言地就去了。抗日战争时期,萧克任120师副师长,后来调他去当挺进军司令,实际上司令麾下没有多少兵马,他照样欣然接受。

萧克是一位战将。他参加过北伐战争和南昌起义,参与了创建井冈山根据地和保卫中央苏区的斗争。他是解放军历史上最年轻的高级指挥员之一:25岁当军长;27岁率领红六军团先遣西征,拉开了万里长征的序幕;30岁率八路军包围北平,建立了敌后抗日根据地;40岁参与了指挥第四野战军进军中南、直追穷寇,埋葬蒋家王朝,解放全中国的斗争。在长期的革命战争中,他曾经在朱德、彭德怀、陈毅的麾下工作;做过罗荣恒、徐向前、刘伯承的直接下级;担任过贺龙、聂荣臻、叶剑英的副手,曾经两次出任林彪的参谋长。他也是我军唯一一位在一、二、四三个方面军均担任过高级将领的开国将帅。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萧克是一位军事教育家。战争年代,他办教导队,担任过红军大学校长、华北军政大学的副校长,为革命战争和解放军的发展壮大培养了人才。解放以后,他首任军训部长,继任训练总监部长;编写条令、创办军校,是解放军院校正规化、现代化建设的开拓者。1972年后,他先后担任军政大学校长和军事学院院长。是他最先提出院校的工作要以教学为中心;是他率先倡导要把我军的初级指挥院校办成正规大学,把解放军的干部培养成“既能治军又能治国”的军地两用人才。

萧克是一位作家。在枪林弹雨的战争年代,他写下一部长篇小说<浴血罗霄>。这部奇书,还未出版就被批过两次,50年后才得以出版,并获得茅盾文学奖。萧克是一位诗人,在戎马倥偬的日子里,他偷闲赋得许多动人的诗篇,记下了他的情感和思考,袒露了他的心路历程。萧克是一位书法家。他的书法笔走龙蛇,直抒胸臆,展示了他是军人又是诗人的个性。萧克还是一位统领文化军团的总指挥。他率领一百多位专家学者,历经8年,编写出一部史无前例的文化巨著———<中华文化通志>。1990年,时任中顾委常委的萧克将军参与发起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于翌年5月在北京宣布成立;7月,这个研究会主办的《炎黄春秋》正式创刊。

萧克将军虽然排名在上将的头一名,其实以萧克的资历和职位来讲,这个安排还是有点委屈了。虽然在大将评衔时林彪曾致信毛泽东希望突出井岗山在解放军历史上的地位,而从最终的结果来看也确实有四位大将(粟裕,黄克诚,谭政,罗瑞卿)是从井岗山上下来的,可大将里面原有的分配给红二方面军的名额却没给最有代表性的上过井岗山的红六军团的军团长萧克而给了临时突击提拔的许光达。许光达让帅时也曾提了两个人名,一个是萧克,二是王震,可都没被通过,授衔时明着看军功,资历,职位,暗着看以往的政治表现。军功,资历,职位上萧克都没问题,由此可见萧克是在最后一点上吃亏了。同理,很多四方面军出身的将领也因为张国焘的原因军衔被人为的压低了。

萧克上将是个老革命,和林彪一样出身于黄埔四期。萧上将十六岁就加入了国民革命军并参加了北伐,后在叶挺部效力,并于一九二七年入党,在南昌起义失败后一路败退上了井岗山并在整编后的红四军任职。从这点看按说萧克该算是主席的井岗嫡系了,可从萧克个人的回忆录来看,萧克对毛主席一直是有保留的支持的,在朱德,和毛泽东在关于前委和军委的争论中,萧克也倾向于朱德一边,而正是在这场争论中,林彪捞到了政治上的第一桶金。不过萧克还是凭战功于24岁当上了红八军的军长,虽然比不上林彪的24岁军团长,也算是当时有代表性的年轻将领之一了。

当然单单支持了朱德这还不是主席不喜欢萧克的主要原因。在五次反围剿失败后,萧克受命担任红六军团的军团长做为中央红军长征的先遣队西征寻求和贺龙部会师。

在西征会师后,萧克、贺龙联军所部一路损失巨大,仅萧克一部就从出发时的近万人减员到了不足四千。贺龙,而这时萧克所部真正的救命草却是当时在川康黔大出风头的张国焘。张国焘当年手下全胜时有八万之众,别看张国焘看别人都从上向下看,对贺龙横竖不顺眼,可对萧克就挺客气,从萧克的回忆录来看,萧克对红四方面军很有好感,对张国焘本人也没甚么微词,而张国焘本人在回忆录中也对萧克表示赞赏。萧克并对一方面军突然离开四方面军北上表示了不解,据萧克称这也代表了当时红二方面军大多数将士的态度。等张国焘另立中央后,萧还在张国焘手下做了军长,而这时贺龙,萧的政委王震都是支持毛泽东的,以后,毛泽东对萧克有些成见也就不奇怪了。另外还有萧克在红六军团时的后台老板任弼时,当年在苏区也曾激烈的反对过毛泽东,毛泽东对这支由弼时,萧克统带的队伍有所偏见也就在所难免了。

等到张国焘彻底失败后,萧克也回到延安,进了军政大学。抗战时期再次和贺龙搭档做了120师的副师长,萧克这个人说起来还是挺戈的,给贺龙当副手时还向中央告了贺龙一状,说贺在120师搞土匪作风,提拔乡族亲信,这事报到毛主席处中央又给打回到贺龙手里了,和萧克一起告贺龙的王震马上做了检查过了关,当然贺龙那时还打不倒萧克,不过以后贺龙对萧克这个120师的二把手也就没了好脸色。抗战后期萧克还当过晋察冀军区副司令,冀热辽军区司令员。萧克在晚年写了本小说《浴血罗霄》,还得了茅盾文学奖,书中人物一个个鲜活鲜活得,说的就是这段时光的事。

等到解放战争打响,贺龙是晋绥军区的司令员,萧克就当了个军政大学的副校长,仗仗挂个名,可临阵指挥决策却没了份,有点可有可无。到了1949年萧克算是终于解放被分配到四野当了个参谋长,可这时全国都解放的差不多了,连刘亚楼都从参谋长转到兵团司令了去过打仗的瘾了。萧克不过是烧了个冷灶。虽然赶上了衡宝等战役,但命令都是林彪亲自下的,萧克能独挡一面的机会怕是微乎其微。

一晃时光到了开国后,萧克这个土地革命时期的军团长,抗日战争时期的副师长,革命半辈子到头来就混了个上将中的状元,看看抗日战争时期八路军的三个主力师,师长都是元帅,旅长里当大将的有两个,副师长里聂荣臻是元帅,红一方面军其它的几个军团长级干部除了死了的和转民职的剩下的则都是元帅,就算是在解放战争时期,萧克的职位也高于黄克诚,罗瑞卿等,更别提解放初才是省军区副司令的许光达了。萧克这个叱咤风云曾和贺龙聂荣臻平起平坐的红六军团军团长、120师的副师长当初戴上这上将肩章时确实有人为之惋惜。

萧克将军晚年回忆站错队。“第一次站错队是1929年6月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那时,军召开的党代表大会,几乎都要重新选举军党委和军委书记。在这次选举军委书记时,我投的陈毅同志的票,大多数代表都投的陈毅同志的票,只有林彪少数几个人投毛泽东同志的票,所以毛泽东同志落选了,陈毅接替毛泽东当了军委书记。毛泽东同志一气之下,据说跑到漳州‘养病’去了。那时刚建党不久,党内民主空气很浓,选举时愿意投谁票就投谁票。陈毅同志当选后,就化装绕道香港去上海,向中央军委汇报红四军七大的情况。当时中央军委书记是周恩来同志,周听了陈的汇报后,指示陈毅同志回去一定要把毛泽东同志请回来。陈根据周的指示,又化装成商人,几经周折返回了苏区。陈回来后,请回了毛泽东同志,并于1929年的12月在福建古田召开了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之前曾于9月开过红四军八大),毛主席在会上作了报告,并根据这个报告做了决议——即有名的古田会议决议,毛主席又恢复了在红四军的领导职务。你想,我在红四军七大的这次投票,不是站错队了吗!”

毛主席曾经讲到过以前什么重要会议上投的“一票”问题,可能他老人家在心里还一直耿耿于怀,还记着谁投他票了,谁没投他票。难怪他以后那么欣赏和信任林彪呢!

“第二次站错队是我们二、六军团长征快到现在的四川甘孜时。那时张国焘在甘孜,他派了一位代表来迎接我们。这位代表来到后,就分别单个找我们二、六军团的领导谈话,说毛泽东、周恩来、张闻天他们率一方面军(东路军)北上如何如何错误,他们四方面军南下如何如何正确,等等。我当时不了解他们长征会师后的具体情况。那时我们六军团就一部电台,还经常坏,再加上战斗紧张,很少和他们联系,所以对张国焘代表所说的话我没有表态。也就是说,我当时没有批评张国焘的错误,这不是又站错队了吗?”

“没表态算什么站错队呀!”

“现在不是有一种说法,叫做不表态的表态吗?”(意思是说,你没有表态反对,就等于默认和支持。

虽然授衔低了些,但萧克对此却很坦然,他说,“很多战友为了新中国的诞生在战争中都牺牲了,我早该打死了,评不评衔、评什么衔都行。”并谈起了一段佳话:东汉大将冯异是光武帝时期的开国大将,战场上勇不可当,功勋卓著,但他为人谦和,每到将军们聚会论功时,他都会躲到一旁的大树下,从不参与争论,由此东汉军中都称他为“大树将军”。他说,我们共产党人,难道还不如古人吗?萧克宽广的胸怀和高风亮节,给人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难怪,凭借如此宠辱不惊的心态,经历了北伐战争、土地革命战争、长征、抗日战争、解放战争、新中国建设、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等中国各个历史时期的重大历史进程,经受过枪林弹雨,创办过军事院校,得过矛盾文学奖,创办了炎黄春秋,设计了正步走,看完了北京奥运会,走过了百岁人生,也算是开国将帅中最大的人生赢家了。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中国赌博合法网站 http://www.muzuchitel.com/?p=480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