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世界新闻 › 观察丨日本,美日贸易战历史回看

观察丨日本,美日贸易战历史回看

原标题:美日贸易战历史回顾

原标题:观察丨日本,美国“贸易战”下一个目标?

美日贸易战始于1960年代,激化于1970年代,高潮于1980年代,从上个世纪60年代一直打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30多年间,美日之间爆发了无数次贸易纠纷,其中行业层面的大型贸易战共有6次。

编者按

1.纺织品战(1957年-1972年):日本纺织品是最早进入美国贸易保护者视野的日本商品。1957年开始,美国密集通过限制日本纺织品的法案,最终以日本“自愿限制出口”的妥协而告终。

继美国与欧洲、欧洲和日本签订新的关税协定后,美国和日本也开始了新的贸易谈判。不过,因分歧过大,双方在8月举行的新一轮磋商中并未达成实质性成果。《华尔街日报》9月6日报道称,美国可能在贸易问题上对日本采取强硬态度,美日贸易战苗头初现。

2.钢铁战(1968年-1978年):日本钢铁行业接棒纺织行业,在1970年代成为对美出口主力,并遭到美国钢铁行业工会的强烈阻击,1977年美国发起反倾销起诉,最终以日本“自愿限制出口”的妥协而告终,日本钢铁业在10年内被迫3次自主限制对美出口。

日本会否成为特朗普政府“贸易战”的下一个目标、哪些领域是双方谈判博弈的焦点、外媒怎么看?本版就上述问题进行了分析和梳理。

3.彩电战(1970年-1980年):1970年开始,日本家电行业开始崛起,在上个世纪70年后期接棒钢铁行业,巅峰时对美出口占彩电出口的90%,囊括三成美国市场份额。1977年美日签订贸易协议,日本“自愿限制出口”。

图片 1

4.汽车战(1979年-1987年):日美贸易战中最激烈的一场。1980年代,日本汽车接棒家电行业,成为日本赚钱高额贸易顺差的核心产业,对美出口飙升,对美国就业造成大规模影响,进而导致全美范围内的抗议潮。最终以日本汽车厂家赴美投资、自愿限制出口、取消国内关税等妥协手段告终。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张娜

5.半导体战(1987年-1991年):在半导体行业的早期,日本凭借低价芯片对美国产业造成重大冲击,美国以反倾销、反投资、反并购等手段进行贸易保护,最高时对相关产品加收100%的关税。最终以日本对美出口产品进行价格管制等手段结束。

“一旦我告诉他们需要支付多少钱,好关系就会结束。”《华尔街时报》专栏作家詹姆斯·弗里曼9月6日电话采访美国总统特朗普,在谈到美日贸易时,特朗普暗示,目前的美日良好关系将在“贸易战”目标转向日本后结束。日本或成为美国“贸易战”下一个目标。

6.电信战(1980年-1995年):1980年代开始,美国用贸易保护条款来敲开日本电信行业大门,1985年在里根VS中曾根峰会上,美日共同启动了电信行业开放,最终移除了日本在电信行业的贸易壁垒,系统性地开放了全市场。

分歧难以弥合首轮谈判尴尬收场

(本报记者张娜据公开报道整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何解决贸易不平衡及贸易不公平问题”是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以来一直遵循的对外经济政策。在“美国优先”政策主导下,特朗普高举贸易保护大棒,到处挥舞,不惜向日本挑起贸易争端。

责任编辑:

先是宣布退出由美日共同推动且已签署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随后,以国家安全为由对包括日本在内的多个国家对美出口的钢铝产品加征关税,并以相同理由正考虑对包括日本在内的汽车产品加征25%的关税。

对日本而言,其产品出口对美国市场依存度高,约占日本出口总额的19%,维持和稳定对美经贸关系是日本对外政策的优先项。

早在今年4月18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与特朗普就已达成了为“自由、公平和对等”的贸易协定而开展谈判的共识。尤其是在欧日之间达成自由贸易协定之后,美日的自由贸易谈判进程明显加快。今年8月9日-10日,美日两国针对矛盾加剧的贸易议题举行了新一轮部长级贸易磋商,但未达成实质性成果,尴尬收场。

造成这一结果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在贸易规则方面,美国态度强硬,要求签订双边贸易协定,制定单独的关税标准和货物进口范围,以期以此打开日本市场,削减贸易逆差;但日本更重视TPP等多边贸易框架,希望美国可以重返TPP。二是在市场开放方面,美国一直要求日本扩大汽车进口和开放牛肉市场,并以将提高汽车关税为砝码,逼迫日本让步;日本认为美国单独提高汽车关税违反WTO准则,而开放牛肉市场也会威胁日本本土产业,不可能让步。与此同时,日本希望美国豁免汽车关税也未能得到满意答复。

新一轮贸易磋商因双方分歧较大,无果而终。双方仅达成制定共同策略促进贸易发展的共识,并同意于9月再次举行会谈。

特朗普再施强压贸易战矛头或将指向日本

为了削减对日贸易逆差,特朗普近日再施强压。“一旦我告诉他们需要支付多少钱,好关系就会结束。”特朗普近日在接受《华尔街日报》专栏作家詹姆斯·弗里曼的电话采访中这样描述美日关系,并表现出要求修正目前贸易不均衡现状的态度。

美国商务部9月5日公布的数据现实,美国7月与日本的贸易逆差比前一个月扩大了2.9%,达到54.6亿美元。而日本也是仅次于中国和墨西哥的美国第三大贸易逆差国,2017年美国对日本的贸易逆差达到了689亿美元。

目前,美国对日出口仅占美国出口总额的4.3%(2017年)。日本作为发达国家市场,对美国的高附加值产品进口潜力更为明显,其中,汽车及防卫产品、农产品、能源产品等已成为美国扩大对日出口的标的对象。

美国企业研究所亚洲经济学家德瑞克·希赛斯表示,“如果把墨西哥、加拿大和欧盟排除在外,日本就成为美国汽车调查的明显目标。”他认为,特朗普最可能对日本的汽车下手。

在特朗普暗示可能与日本展开贸易对抗后,外汇市场随即出现日元对美元升值。9月7日,亚市盘中,美元/日元承压于110.50水平附近。本周一(9月10日),亚市盘中,美元/日元即期汇率最高为111.09。

目前,日本一方面担忧贸易摩擦加剧给企业造成直接损失、影响竞争力;另一方面,还担心因贸易摩擦导致日元大幅升值进而带来产业大量外移、产业空心化再次出现。为削减逆差,日本正在考虑增加购入美国的防卫装备品及液化天然气。

日本副首相兼财务大臣麻生太郎9月7日表示,为纠正日美间的贸易收支不平衡,需要两国“相互努力”。

据悉,特朗普和安倍晋三可能会在9月底的联合国大会期间会面。在此之前,美国和日本官员将继续举行会谈。报道称,安倍晋三正在协调日程,如果在9月自民党总裁选举中当选,将借在纽约出席联合国大会之机,力争最快于9月25日与特朗普举行首脑会谈。

日本《读卖新闻》日前发表社论呼吁,美日贸易协商应规避对立,同为经济大国的美国和日本若陷入严重的对立,势必对全球景气和市场造成不良的影响,因此,双方应通过建设性的真挚对话,以规避贸易摩擦升级。

汽车、农产品:美日贸易谈判博弈的焦点

图片 2

■中国经济时报记者 张娜

日本是美国的长期贸易顺差国,2017年占美对外贸易赤字的8.5%,曾经被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公开场合批评“不互惠”。据美国商务部7月6日公布的数据,2018年1月至5月,美国与日本的货品贸易逆差(未经季节性因素调整)达293亿美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3%。因此,特朗普自上台以来,一直有意与日本进行双边自由贸易协定。其中,汽车关税、农产品市场开放是美日贸易谈判博弈的焦点。

对美国而言,日本若放开农产品市场,将会缓解美国目前农业出口的窘境。对日本来说,避免美国加征25%的汽车关税才是重中之重。

以高关税逼迫日本开放农产品市场

日本担忧美国以高关税逼迫其进一步开放农产品市场。

由于近段时间,美国与多国处于贸易摩擦之中,美国农产品成为了被制裁的靶心。此前,美国农业部公布价值120亿美元的短期援助计划,以帮助受到贸易关税影响的农民。但该计划遭到许多国会议员、农业协会代表和农场主们的反对,他们纷纷表示“要市场不要补贴”,敦促特朗普政府尽快结束与其他经济体的贸易争端。在此种情况下,美国亟须寻找替代出口地,农产品进口大国日本成了主要目标。

数据显示,日本目前针对进口牛肉的关税是38.5%—50%,这对于美国的牛肉出口显然是不利的。不过日方表示,美国若有意重返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将同意大幅度削减牛肉关税,将瘦牛肉的进口关税从38.5%削减至9%。此外,日本还同意废除特定内脏产品的进口关税。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缓解美国农产品出口的阻碍。从此前日本和欧盟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看,日本已经免除了82%的农产品和水产品的进口关税。但美国更希望看到日本全面开放农产品市场。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对开放农产品市场是有顾虑的。由于日本农民仍是自民党的重要支持群体,如果安倍政府在农产品市场开放问题上让步过多,会威胁到自民党长期执政,安倍对此十分谨慎。

有分析认为,大米、乳制品、牛肉、猪肉等过度开放将损害国内的政治支持基础。特别是明年夏季日本有参议院选举,处于政治敏感时期的日本在农产品市场开放方面恐难如美国所愿。与此同时,在日本与欧盟达成的自由贸易协定中,决定对82%的农产品免除关税,已经作出极大的让步,如果美国提出更高的要价,安倍政府是很难让步的。

然而,美国牛肉出口商强烈要求美国政府与日本就减少牛肉进口关税进行谈判。特朗普政府希望这方面获得进展的愿望也十分迫切。从TPP谈判结果来看,日本保留关税的产品过多,打开日本农产品市场效果有限,特朗普对此并不满意。

规避美国加征汽车关税难上加难

汽车关税问题也是美日贸易谈判的核心问题。

汽车产业已成为支持日本经济增长的最大贡献者,也是日本最大的单一贸易产品。数据显示,2017年日本对美出口汽车达到170万辆,汽车和相关零部件出口额为560亿美元,占日本对美出口总额的40%。目前,美国是日本汽车的主要市场,日方每年在美国生产近380万辆汽车。

日本智库大和研究所(DAIWA)的一份研究显示,如果对从日本进口的汽车和汽车零部件征收20%的关税,这将意味着日本的生产商要付出额外的9500亿日元(85亿美元)的成本。若美国征收25%的汽车关税,成本就更高了。

因此,如何规避来自美国对进口汽车加征25%关税的威胁成为日本对美贸易谈判的关键。

然而,对美国而言,汽车贸易不平衡问题是美国贸易赤字的一大元凶。数据显示,2017年美国从国外进口汽车数量(含NAFTA成员国加拿大和墨西哥)达827万辆,接近国内销售的一半。实际上,2017年日本对美国出口汽车173万辆(还有大量日系汽车从第三国出口美国)。而美国对日出口汽车不到2万辆,同年对总体市场小于日本的德国出口达17万辆。因此,特朗普政府对美日贸易不平衡中汽车贸易的作用表示忧心。

分析人士认为,特朗普政府威胁对自日本进口的汽车加征25%关税的目的,与其说是要求日本开放汽车市场,不如说旨在逼迫日本车企扩大在美生产。

美日之间有关汽车的贸易摩擦可以追溯到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在上个世纪80年代前期达到高潮。尽管日本通过自主出口限制及汽车厂家在美国大量建厂实现本地生产,美日摩擦有所减弱,但是汽车贸易仍是美日贸易不平衡的主因。

然而,相对于美国对进口汽车征收关税(轿车2.5%、皮卡/SUV/轻型卡车等25%),日本从1978年开始已废除汽车关税。因此,美国方面一直在以日本存在标准/车检等非关税壁垒为由要求日本开放汽车市场。

据分析,从日本的角度看,确实存在对汽车环保标准高、消费者也喜欢节能环保车以及空间优先适用于小型车等对外国车企具有挑战性的汽车市场环境。但是,在同样环境下,对日出口的EU汽车(特别是德国汽车)对日出口不断扩大,2017年达到27万辆(同年美国出口日本为1.8万辆)。与其说是日本非关税壁垒阻碍了美国汽车出口日本市场,不如说是美国汽车产品不能满足日本消费者的需求。

美国政府及汽车产业界似乎已经注意到上述市场因素。目前,对日本非关税壁垒的抱怨有所减少,对日本车企加大在本地生产力度以减少出口的呼声有所增加。

专家谈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日本研究所执行所长樊小菊:

日本在面对美国压力的时候实际上是没有多少办法的。其原因在于日本并不掌握对美谈判可使用的“杠杆”,更重要的是日本的安全保障还掌控在美国手中,这使得日本很难拒绝美国的要求,更不用说对美“自主”或是合纵连横反过来制约美国。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徐梅:

回顾历史,美日贸易摩擦对美国最为长期的影响是,被保护的产业更加缺乏竞争力。如美国经济学家加里·贝克尔所指出的,“依赖保护的产业在碰到经济不景气的时候,相对没有办法很快调整适应”,容易陷入恶性循环。在美日贸易摩擦的演进过程中,美国非但未能阻止日本经济的进一步强大,反而让本国的产业竞争力趋于下降,经济地位下滑。

上海对外经贸大学日本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子雷:

尽管日美两国的经贸往来一直很密切,但是双边贸易摩擦也从不间断。对于日本而言,其“制造立国”和“贸易立国”的政策导向是造成日美之间贸易不平衡的一个原因。但对于美国来说,所谓“贸易逆差”不过是产生贸易摩擦的表象,其本质还是美国难以解决经济与产业结构失衡、实体与虚拟经济失调、经济社会资源错配等问题。

(本报记者张娜据公开报道整理)

美日贸易战历史回顾

美日贸易战始于1960年代,激化于1970年代,高潮于1980年代,从上个世纪60年代一直打到上个世纪90年代初。30多年间,美日之间爆发了无数次贸易纠纷,其中行业层面的大型贸易战共有6次。

1.纺织品战(1957年-1972年):日本纺织品是最早进入美国贸易保护者视野的日本商品。1957年开始,美国密集通过限制日本纺织品的法案,最终以日本“自愿限制出口”的妥协而告终。

2.钢铁战(1968年-1978年):日本钢铁行业接棒纺织行业,在1970年代成为对美出口主力,并遭到美国钢铁行业工会的强烈阻击,1977年美国发起反倾销起诉,最终以日本“自愿限制出口”的妥协而告终,日本钢铁业在10年内被迫3次自主限制对美出口。

3.彩电战(1970年-1980年):1970年开始,日本家电行业开始崛起,在上个世纪70年后期接棒钢铁行业,巅峰时对美出口占彩电出口的90%,囊括三成美国市场份额。1977年美日签订贸易协议,日本“自愿限制出口”。

4.汽车战(1979年-1987年):日美贸易战中最激烈的一场。1980年代,日本汽车接棒家电行业,成为日本赚钱高额贸易顺差的核心产业,对美出口飙升,对美国就业造成大规模影响,进而导致全美范围内的抗议潮。最终以日本汽车厂家赴美投资、自愿限制出口、取消国内关税等妥协手段告终。

5.半导体战(1987年-1991年):在半导体行业的早期,日本凭借低价芯片对美国产业造成重大冲击,美国以反倾销、反投资、反并购等手段进行贸易保护,最高时对相关产品加收100%的关税。最终以日本对美出口产品进行价格管制等手段结束。

6.电信战(1980年-1995年):1980年代开始,美国用贸易保护条款来敲开日本电信行业大门,1985年在里根VS中曾根峰会上,美日共同启动了电信行业开放,最终移除了日本在电信行业的贸易壁垒,系统性地开放了全市场。

(本报记者张娜据公开报道整理)

主 编丨毛晶慧 编
辑丨蒋帅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中国赌博合法网站 http://www.muzuchitel.com/?p=4522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