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历史回眸 › 德彪西简介,跨越世纪

德彪西简介,跨越世纪

克劳德·德彪西使法国著名作曲家、革新家、音乐评论家,被称作近代“印象主义”音乐的鼻祖和代表。德彪西自幼深受印象派艺术的熏陶,曾在巴黎音乐学院学习,又深受马斯奈等前辈的影响,创造了别具一格的和声;他的代表作有《大海》、《牧神午后前奏曲》、《牧神午后》等,他的音乐具有划时代的意义。1918年,德彪西因癌症病逝,葬在Passy公墓。人物生平
成就图片 1德彪西
德彪西被认为是印象派音乐的代表,虽然他本人并不同意并设法远离这一称谓。
一些作家如罗伯·施密兹(E. Robert
Schmitz),塞西·格雷(CecilGray)认为德彪西是一位“象征主义者”而非“印象主义者”。《新格罗夫音乐辞典》内文也写到,将德彪西的音乐美学称为“印象主义”是不尽准确的。
不管怎样,德彪西自幼年起即受到印象派艺术的熏陶。他在马斯奈等前辈作曲家开创的法国音乐传统的影响下,结合了东方音乐,西班牙舞曲和爵士乐的一些特点,将法国印象派艺术手法运用到音乐上,创造出了其别具一格的和声。其音乐对其他的作曲家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出生
德彪西一家原是农民世家,在约1800年他们由勃艮第迁至巴黎。其祖父是贩酒商,后则成为一名木匠。而德彪西的父亲曼纽-阿希尔(Manuel
Achille)则曾在海军当步兵七年,后来与妻子维多林定居圣日耳曼昂莱并经营一家瓷器店。
德彪西于1862年8月22日出生于圣日耳曼昂莱,他也是曼纽夫妇的头一胎。曼纽希望他的儿子成为一个海员。
1870年普法战争期间,德彪西举家搬迁到戛纳的姑姐克莱门汀(Clementine)家。虽然德彪西并非出身音乐世家,也没有良好的音乐环境,但他却十分热爱音乐,幼年时就显露出显著的音乐才能。克莱门汀为德彪西安排了钢琴课,由一位叫让·西汝蒂(Jean
Cerutti)的意大利人担任教师,于七岁开始学习钢琴。 求学
1871年10岁的德彪西获得曾是肖邦学生的Marie Mauté de Fleurville的关照。
1872年,11岁的德彪西进入巴黎音乐学院,在那里学习了12年,他的作曲课、音乐理论及历史课、和声课、钢琴课、风琴课、声乐课老师们,几乎都是当时的知名音乐家。有Ernest
Guiraud、Louis-Albert Bourgault-Ducoudray、Émile
Durand、Antoine-François Marmontel、César Franck、Albert
Lavignac。德彪西是一个看谱就能知音的学生,他的钢琴提弹奏得非常出色,可以进行专业演奏,他演奏过贝多芬、舒曼和韦伯的钢琴奏鸣曲,肖邦的《第二叙事曲》。
德彪西在音乐学院学习时,就显露出是一个富有创新精神的学生。他在自己学习音乐的过程中,始终有一种打破陈规、探索新领域的强烈愿望。为了寻求一种新的音响组合,他常常在钢琴上连续弹奏一串串的增和弦、九和弦、十一和弦以及全音音阶等等。他弹奏的和弦,全然不按照传统规则予以预备和解决。为此,他常常遭到教师们的责备。
升华
1880年,德彪西到俄国担任了柴科夫斯基的至交——梅克夫人的家庭钢琴师。这个机会使他受益匪浅。他由此开始接触到许多俄国音乐大师的作品,特别是穆索尔斯基的作品。这位大师的极富特色的新颖和声,对年轻的德彪西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为他后来所开创的“印象主义”音乐奠定了基础。
扬名 1884年,德彪西以大合唱《浪荡儿》(《L'Enfant
prodigue》)荣获罗马大奖,并获得了一份奖学金和前往设在意大利罗马的法兰西学院4年留学的资格。从此,他的创作活动逐渐频繁起来,同时,他还广泛结交当时欧洲最活跃和最有影响的作曲家,并对瓦格纳的音乐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1885年-1887年,德彪西是在意大利罗马度过的。 1885年,23岁的德彪西位于罗马
1885年,23岁的德彪西位于罗马
1888年他没有完成罗马的学业,就离开那里,到德国拜罗伊特参加音乐节,在那里他被瓦格纳式的歌剧震撼了,他在拜罗伊特呆到1889年才回到巴黎。瓦格纳早在1883年就去世了,但是他的音乐风格影响了青年德彪西。
1889年,巴黎举行世界博览会,那一年巴黎艾菲尔铁塔树立起来。在博览会上,德彪西听到了爪哇甘美朗的演奏,对十二平均律和五声调式影响深刻。
成型图片 2德彪西
1890年以后,德彪西和象征派诗人马拉美结识,他加入了以马拉美为首的巴黎文艺沙龙。在这里,德彪西结识了许多青年艺术家。他经常参加他们的艺术讨论聚会,这些艺术家们的一些全新的艺术观点和思想深深地影响着德彪西。他开始欣赏他们的诗,并为这些诗歌谱曲。这时,他的音乐已开始带有“印象主义”色彩,并逐渐发展成为他最后总的艺术风格。德彪西的作品
管弦乐:《牧神午后前奏曲》《夜曲》《大海》《意象》。
舞台作品:《佩利亚斯与梅丽桑德》、《圣塞巴斯蒂安之殉难》。
室内乐:《弦乐四重奏》《大提琴奏鸣曲》《长笛、中提琴和竖琴奏鸣曲》《小提琴奏鸣曲》。
钢琴曲:《两首阿拉伯风格曲》《贝加摩组曲》《冥想曲》《叙事曲》《舞曲》《浪漫圆舞曲》《为钢琴而作的组曲》
《版画》《欢乐岛》《儿童角落》《小黑人》等。
合唱:《浪子》《中选的小姐》。德彪西的音乐风格
德彪西的音乐和古典主义音乐相去甚远。在他的作品中已看不到古典主义音乐的严谨结构、深刻的思想性和逻辑性,也看不到浪漫主义音乐的丰富情感,取而代之的则是奇异的幻想因素、朦胧的感觉和神奇莫测的色彩。他的和声细腻、繁复,配器新奇而富有色彩,旋律略带冷漠飘忽的感觉,这都是古典主义音乐和浪漫主义音乐所不具备的。
德彪西的音乐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尤其是他那独特的“印象主义”风格,对二十世纪现代音乐起到了直接影响作用。因此德彪西又往往被认为是二十世纪现代音乐的开创人物。
除了作曲、教学外,德彪西也从事音乐评论的工作,由于他的评论立场中肯,言辞锋利,相当受人尊敬,曾出版乐评集。由于此时巴黎美术界的发展正值颠峰状态,雷诺瓦、莫奈、塞尚等画家十分活跃,当时莫奈完成一幅名为《日出·印象》的画而名噪一时,这便是印象主义、印象派等艺术形式用语产生的开端。再加上文学作品都以标榜"印象主义"为题材,这些文学家与艺术家互相往来,对于音乐家有很大影响。德彪西遂将其理论应用到作品中,发展成为印象主义,成为印象主义的创始人与完成者。人物评价图片 3德彪西
德彪西这位现代音乐的创始者,开发了任何音乐家都没有发现过的、奇怪的音的世界。
他生于
1862年。他的前辈中并没有音乐家,他的父亲是一个店主,穷得不能给他的儿子任何种类的教育,
因此他计划使他的孩子成为一个水手。但是一位曾经做过肖邦学生的好心肠的夫人,对这个有音乐天赋的
孩子很感兴趣,于是免费给他上课。德彪西十分珍惜这个机会,他努力学习,十一岁的时候,
德彪西就考上了巴黎音乐学院。
德彪西在音乐学院期间,成为某位有钱的俄国贵夫人梅克夫人家里钢琴教师,并且有机会到欧洲各地旅行——佛罗伦萨、维也纳、威尼斯,而且最后在梅克夫人的俄罗斯庄园里住了一段时间。
在那里,德彪西遇到一些正在努力从民间音乐中为他们的祖国创造一种民族音乐的俄国作曲家(以穆索尔斯基为代表,被称为俄罗斯民族乐派)。
德彪西对这些俄国音乐家所使用的,与别国作曲家们所用的大调、小调音阶大相径庭的奇怪音阶非常感兴趣,这些音阶是建立在狂热的东方民族的民间音乐基础之上的。

  2018年是法国著名作曲家克劳德·德彪西逝世100周年。中国国家大剧院艺术沙龙展厅特别策划推出系列主题展览,向这位杰出的音乐家致敬。其中,“当莫奈‘遇见’德彪西——纪念德彪西逝世100周年主题展”最具特色。

  印象主义由绘画传播至音乐

  印象主义是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欧洲绘画史上的一次变革,不仅对近代绘画的发展产生极为深远的影响,而且逐渐由绘画传播到音乐及其他领域,进而形成了一个时代的艺术特征。

  “印象派”一词源于法国绘画大师克劳德·莫奈的油画《日出·印象》。莫奈1840年出生于巴黎,15岁时便开始用木炭创作肖像漫画。1858年,他结识画家欧仁·布丹并接受油画启蒙。1862年,莫奈加入夏尔·格莱尔的画室,在那里结识了雷诺阿、西斯莱和巴齐耶等3位好友。

  莫奈并不赞同美术学院所制定的审美规则。他尝试打破传统的创作题材和绘画方式,拿起画布、颜料和画笔走出画室,到大自然中进行外光写生,把当时真实看到的景物描绘在画布上,画“眼中所见”,创作不同风格的画作。

  然而,莫奈与其好友们的画作却屡次被法国沙龙拒之门外。于是他与布丹、塞尚、德加、毕沙罗、雷诺阿、西斯莱等人于1874年4月25日举办了独立画展。莫奈以勒阿弗尔港口景致创作的《日出·印象》以及另外12幅作品参展,却遭到评论者的挖苦与抨击。艺术评论家路易·勒鲁瓦用这幅画的标题来讽刺这群年轻的艺术家,称此展览为“印象主义者的展览”。令人意外的是,这群艺术家却欣然接受了这一称谓,称自己为“印象派”。

  印象主义音乐和印象主义绘画,虽然属于不同的艺术领域,但却有着密切的联系。克劳德·德彪西与克劳德·莫奈正是各自领域的典型代表,二人不仅巧合地使用相同的名字,还都历经了世纪的交替、社会的动荡、艺术的变革。

  他们或许素未谋面,或许在某个沙龙擦身而过,或许欣赏过彼此的作品而萌生灵感。不论历史究竟如何,这两位印象主义巨匠在中国国家大剧院艺术沙龙展厅中“相遇”了。展览通过“音画结合”“视听结合”的方式,引导观众借助莫奈有形的绘画笔触走进德彪西的音响世界,感受他无形的、独具特色的音乐语言。

  音乐作品彰显绘画灵感

  1862年8月22日,德彪西出生于巴黎西部约20公里外的圣日耳曼昂莱小城,1872年考入巴黎音乐学院。在校期间,他尝试使用新的甚至饱受争议的谱曲方法,向传统音乐观念发起挑战。1885年,德彪西赴罗马进修,两年后返回巴黎。其间,德彪西凭借康塔塔《浪子》荣获“罗马大奖”,并获得在罗马美第奇别墅深造4年的资助。当第一学期结束时,巴黎音乐学院评委会对他的作品的评语却是:古怪、难懂、无法演奏。

  然而,正是这样一位音乐家,却将20世纪的音乐与19世纪分开。有评论家认为,随着德彪西《牧神午后》前奏曲中长笛声的响起,西方音乐从此步入了现代。德彪西自己也宣称:“这个生产飞机的时代,有权拥有它自己的音乐。”

  德彪西的音乐生涯受到了多方面的影响。在担任柴可夫斯基的至交梅克夫人的家庭钢琴教师期间,德彪西接触到俄罗斯音乐,之后又受到李斯特运用钢琴踏板的精湛技巧的启发。德彪西也曾是瓦格纳的信徒。在1889年的万国博览会上,他欣赏到更多元的民间传统音乐,特别对爪哇的嘉美兰音乐很是着迷。

  在风格的不断摸索中,德彪西将恢复法国音乐“清晰性、典雅性、朴素自然的朗诵性”的表达方式作为自己的目标,“我的音乐没有其他目标,只是想融入愿意接受它们的人的脑海中,并且与特定的景象或对象联系在一起。”

  德彪西的音乐突破传统和声,善用非大小调音阶,并挖掘五声音阶和东方旋律的色调。同时,其创作在观念上受到印象主义绘画和象征主义文学的双重影响,形成了极为独特的音乐语汇和表现手法。在德彪西的作品中,不仅有诗,更有绘画的灵感,正如他自己所说“我几乎像热爱音乐一样热爱绘画”。

  用乐符和色彩描绘时代朝气

  展览将德彪西与莫奈置于同一时间坐标,跟随岁月的脚步,回溯了他们的人生历程与艺术成就。而德彪西音乐的特点在于它的色彩性,其音乐不追求主题和旋律,而是通过乐器音色与和声的特殊表现产生丰富的音响效果,描绘自然界中的景物与状态。

  莫奈同样注重人对于自然和生活的感知及印象,主张在阳光下进行创作,捕捉空气的流动、水的变化,表现这些物质在光的作用下所呈现出的不同形态。他曾说:“对我来说,风景只有在不停的变化之中才具有存在的意义,周围不断变幻的空气、阳光才能体现出生活中的风景之美。”

  观众在展厅中聆听《意象集》第一卷第三首《运动》的同时,观赏着通过数字技术赋予动态效果的《圣·拉扎尔火车站》《阿让特伊的铁路桥》,享受着音乐与绘画的交融,会充分感受到20世纪初大工业发展节奏轻快、富有朝气的时代特征。

  展厅中部摆放着钢琴和音乐手稿,以及外光写生的油画材料和尚未完成的《日出·印象》,试图重现德彪西与莫奈二人艺术创作过程中的“状态”。他们在这里“相遇”,面对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和倒影、鲜花盛开的原野、冒出蒸汽的火车,运用不同的艺术语言,描绘事物转瞬即逝的印象,交织成令人陶醉的视听交响。

转载本站文章请注明出处:中国赌博合法网站 http://www.muzuchitel.com/?p=3817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